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小鱼儿玄机1站开奘结果 > 嵌入资源 >

政策引导资本大规模跟进:嵌入式养老走向最后一公里

归档日期:06-06       文本归类:嵌入资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日前,记者从广州市民政局获悉,广州年内将新(改、扩)建30间以上社区嵌入式养老机构,提供至少60张床位资源,力推“就近养老”。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此前已有国内外多家大型投资机构对接广州传统养老资源的整合,希望在养老红利正式到来之前抢占市场先机。

  有市场人士也指出,尽管目前养老产业的盈利状况有待提振,但随着养老消费观念及能力的转变、政策补贴跟进等,面对5~10年后可能到来的养老红利,当前正值投资布局的战略机遇期。

  3月的某一天,75岁高龄的王大爷(化名)正式进入广州萝岗区某养老机构疗养。不过在生活了一个多月之后,据王大爷儿子小王反馈,虽然各方面条件甚好,“但老人还是觉得没个伴,经常同我讲想要回家住”。

  小王坦言,送去养老机构的时候,驱车将近20公里,“老人当时就挺伤心的。我也一直在想办法,等待就近养老机构空出床位后就马上把老人家接回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小王居家的黄埔区某街道居委会处了解到,目前区政府正在加紧落实新一轮的养老配套服务。据介绍,发展社区嵌入式养老机构是广州正在力推的民生项目之一,广州市政府拟在2019年底在全市推动新(改、扩)建30间以上社区嵌入式养老机构。

  所谓“嵌入式养老”,即就近养老的业态称谓。有业内人士表示,对老年人而言,肯定不希望离开自己生活过一辈子的地方,再加上原住处的医疗、学习、生活等配套措施相对完善,特别对于失能老人而言,离开家面对的心理压力会更大。

  广东省养老服务业协会秘书长董克义对每经记者表示,单从功能性分析,嵌入式养老跟其他业态形式的养老机构并无二致,最大的优势就是就近养老,既可以解决两代人生活在一起不方便的问题,也能减轻子女的照看负担,一举两得。但他指出,由于嵌入式养老机构需要在社区中心建立,以广州为例,目前社区能利用的土地资源非常紧张,“这就导致养老服务运营商要么同社区物业沟通,争取到场地增设养老机构;要么就只能放到郊区、山区另起炉灶”。

  董克义坦言,偏远地区虽然土地资源丰富,但养老产业需要有医疗、商业等综合配套,无论从资金还是时间来看,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因此,远离市区的养老机构其实入住率并不高。老人回家或到市区办事,来回非常折腾。”董克义表示,嵌入式养老业态应该从现在开始就大力铺开,以满足日趋增长的适龄、失能老人的就近护理需求。

  广州市民政局党组成员、市社会组织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王福军此前曾公开介绍道,截至今年2月底,广州养老床位已达6.5万张。不过据《广州统计年鉴》数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广州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161.85万人,占全市户籍人口18.03%。可见,养老资源同社会供给仍有差距。董克义表示,虽然并非所有适龄、失能老人都会选择机构养老,但就目前的资源配比来看,仍是供小于求。

  对于前述广州今年拟落地的30间养老机构将提供不少于60张床位的资源,并推进“家政+养老”融合试点,深化医养结合向社区深入,董克义表示政策背后的深意是要扶持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建设。“单靠政府做这件事,解决60张床位是不够的。持续完善的过程中,政府会有一定的补贴跟进,以带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其中。”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广州的养老机构仍以民营居多。董克义表示,养老产业在广州市内的市场化程度还是比较高的,“政府会给予一定的税收优惠,鼓励民间发展,同时公办的养老机构也会试点‘公办民营’”。据他统计,嵌入式养老机构的覆盖量在省内的养老机构中已经过半。

  2017年底,深圳市银幸现代养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银幸)就与广州越秀养老产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越秀养老)签署协议。根据协议,越秀养老将以增资扩股的形式收购深圳银幸51%股权,双方拟采取“轻重资产相结合、中高端服务模式”的策略,推动越秀养老在2020年成为一家拥有20~30个机构和社区嵌入式养老项目、3000张床位的健康产业集团。

  此外,万科、保利等地产商也在加大对该领域的投入。据董克义介绍,万科在广州已经开设多个养老机构,“实际上也是嵌入式的,特点是规模大,有近400张床位”。与此同时,不少海外机构也纷纷寻觅合作机会。

  由于我国养老产业的发展起步相对较晚,早期投入使用的机构大多面临着设备老旧、服务落后等问题。董克义认为,这与很多民营机构经验不足、经济实力有限有关,其很难有资金进行设备更新和服务培训。“这恰恰是大机构、大资本可以施展拳脚的机遇。社区医疗设备更新、服务人员技能培训等,都可以通过嵌入式养老机构的设立吸引资源,包括资金、项目和人才。”

  但值得关注的是,即便养老产业的潜力巨大,但在目前看来,赚到钱的依旧是少数。南粤经济研究院专家周甸斌对每经记者表示,很多养老机构的建筑场地是以租借的形式经营的,能够拿到机构投资的单位毕竟是少数。“营业收入和补贴收入成为盈利来源的重点,但目前国内养老机构的收费标准中,加上床位费、护理费、生活费在内,即便是最高级别的护理待遇,每人每年也均在20400元,折合每月不到2000元。而相关护理人员的工资和水电物业费用等支出,远不止这些。因此,养老机构面临着好几张床位养一个专业人员的情况。如果资金紧张,很难高质量推进公共养老事业的发展。”

  对于养老机构的经营困惑,董克义认为有办法改进。首先,随着资本的进入,传统的养老机构将逐渐被整合,有经验及资金的大机构会对传统的管理方式和服务水平进行升级;其次,60岁以下的老人占据多数,完全失能的老年人数量占比仍旧不算高,“至少再过5~10年,养老的刚性需求才会逐渐显现”。虽然目前获利不丰,但当前是资本进行养老产业化布局的战略机遇期。

  董克义还表示,目前老年人的机构养老意愿正在加强,“很多老人表示可以将自己的房产变现去养老,不给子女增添太多负担”。此外,自2017年开始,广州成为全国首批15个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城市之一,试点阶段,广州本市职工社会医疗保险长期失能的参保人员,经评估可享受长期护理保险待遇。这意味着,老年人将会获得每月2000~4000元不等的护理费用补充。

  不难发现,老年人的养老消费观念及能力的转变直接关系着未来养老产业的发展,而在政策支持下,业内人士对于未来养老产业的发展前景十分看好。可以肯定的是,养老产业的红利期还未来到。

本文链接:http://scrinzoom.com/qianruziyuan/2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