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小鱼儿玄机1站开奘结果 > 前台 >

「我是美女我去做前台因为我想进入娱乐圈」

归档日期:07-21       文本归类:前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大部分人对于“公司前台”的想象可能大多源于影视作品:她们多为女生,容貌出众,说话还带有那么一点嗲。

  打开招聘类app,搜索前台这份职业的相关招聘信息,你会发现,对于这份职业的职能性描述根本没有想象得那么不堪,“公司的门面”要求“谈吐得体”、“仪表端庄”、“有亲和力”、“能协助行政处理好各部门之间的关系”,这些与人打交道应该具备的基本品质,却因为从业者本身自带的容貌优势,而被打上”暧昧“的标签。

  那么,这些或多或少被观看被嫉妒的前台女孩儿们,到底过着怎样的职场生活呢?我们采访到了其中的三位,希望为你揭开一些谜底:

  我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富二代,虽然我极其不愿意承认这件事,但周围的朋友们说得多了,在优越感和自尊心的双重作用下,慢慢的我也就妥协了。

  可能因为从小吃喝不愁,我从来都没为未来焦虑过,因为从小到大我的生活能接收到的信息就是,“钱能解决任何问题”,这个问题包括了未来的归宿,当然也包括我可能没有梦想这件事。

  也是因为钱,我有了一个外人看来挺不错的教育背景:高中开始就在国外念书,这么一路念完了本科,但我和那些入学和毕业都要靠钱的公子哥们不同,我只是入学靠钱,爱玩归爱玩,毕业什么的还都是在靠自己。

  为什么找这份工作?首先因为技能匹配,我本科是学社会学的,说实话,读下来没有任何可以拿来傍身的技能,除了在国外生活多年,我的英文水平还算可以,帮了我的大忙。其次,我不想让自己过得太辛苦,我周围一直都有朋友指责我不够上进,但我一直觉得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有的人就是想实现梦想和自我价值,而有的人就只是想让自己活得开心一点。

  很显然我属于后者,而我的原生家庭已经足够在物质上支持我,我不需要考虑钱的问题,选择能让自己开心的事情去做就好,我不觉得这样有什么错。

  而前台这份工作也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无聊,每天我都可以接触到公司里里外外形形色色的人,社会学的学科背景使然,我对观察人这件事始终保持着一种好奇,我喜欢饶有兴味地看着他们带着各自的目的相互交流切磋,这对我而言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对于被同事议论这件事,早就已经免疫了。我来这家公司的第一天,“我们公司的前台是个富二代“这句话就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但仔细想想其实也怪不得别人,他们只要观察一下你的年龄,以及你在这个年龄穿什么用什么,再打听一下,就能对你的家境估个差不离。

  但我对于这样的“八卦”也是有底线的,第一点就是,你说我富二代,我可以坦然承认,因为我确实是,但你不能在我有钱加长得还可以的基础上去编造一些伤害我、伤害我家人、甚至是伤害我同事的“故事”。

  记得刚来公司的时候,技术部有个男孩子挺喜欢我的,我那时候也是单身,就一起吃了几次饭,后来他发现我对他真的没什么意思,他也非常尊重我,我们俩就只是保持着非常礼貌的朋友关系,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他们部门的人经常拿他开玩笑,说他看上我有钱,结果我看不上他,说他“痴心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经常开些类似的玩笑去攻击他。

  他是个很普通很内向的男孩子,担心这件事情给我带来困扰,后来就有意无意地疏远我了,但我真的咽不下这口气,人家坦诚地表达自己的喜欢为什么在有些人嘴里就变得那么不堪了?所以我经常下班去他们部门转悠、约他吃饭,有时候还送他礼物,故意大声地当着那些人的面说:“没关系啊,我们是好朋友。”他们可能也不想得罪我吧,慢慢的也就闭嘴了。

  我从来没想过要去打破大家眼中对于“富二代”的偏见,因为我知道,跟钱扯上关系的事情,没那么容易说清楚。

  但我真的很喜欢我现阶段的状态,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没什么宏图大志,我选择尊重你在职场上逐梦,但也请你尊重我坐在不大的前台里虚度光阴。

  大学毕业后,我直接进了一家小型传媒公司从事前台的工作,到现在已经快一年了。

  985重点大学工科类专业,我的专业背景和学历让很多人非常羡慕,本科毕业在一线城市拿到五位数的工资不是奢望,我的大部分同学也都过着这样的生活,但现在看来,我可能是我们班薪水拿得最少的那个人吧,也是唯一一个将所学专业和就业方向进行全方位逆转的人。

  我们这种重点院校毕业的本科生在找工作初期,往往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所以刚开始找工作那阵,我投出简历的公司也基本都是传媒行业中的“大厂”,当时信心满满地认为985高校的文凭为我带来的光环足以支撑“非科班”出身的我进到公司里慢慢学习,但现实却狠狠地打了我的脸。

  我到现在都记得,当时一共投出去十二份简历,没有收到一份反馈,毕业的紧迫加上找工作的不断碰壁,让我非常焦虑。

  后来也是偶然间看到了现在公司的招聘信息:小公司,招聘前台,“不要求有经验,踏实肯干即可”的招聘条件直接戳中了那时的我,投出简历之后,我收到了毕业季的第一个面试邀请。

  时至今日我依然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当我第一次走进这间公司时,我就知道,这就是我想要的工作环境,开放式的办公间,不是那种“死气沉沉”的格子间,HR姐姐很喜欢我,但是她也有着和我周围大多数朋友一样的疑问,“你明明能找到更好的、专业更对口的工作,为什么还要选择这样一份可能会完全颠覆自己职业生涯的工作呢?”

  我把我想进入娱乐圈发展的事情如实告诉了她,说出真实想法的瞬间我就做好了可能无法通过面试的心理准备,但出乎意料的是HR姐姐非常理解我,“来我们这应聘前台的女生多多少少都有这方面的打算,但很多人在面试时并不会说,我看你挺坦诚的,学历也很好,但你进来之后能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还得靠你自己。“

  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前台的好处是可以最快地和公司各部门的同事认识,因为我们公司规模很小,大家的职场关系都比较简单,所以呆了差不多三个月的时候,几个重要职能部门的同事就都知道了我想进娱乐圈发展的想法,所以除开工作时间,晚间拍摄或者周末拍摄的时候,他们都非常愿意带上我,我当然也乐此不疲,一是可以帮大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二是我真的可以无限接近我曾经梦想的职业,并且在这一过程中一点一点地积累经验和学习。

  这么说吧,我觉得我真正的“上班时间”,是“朝九晚五”之外的时间,现在大家不是都喜欢抱怨996和007吗,对我来说,只要能离我线反而是我的福报呢。

  所以我一点也不觉得前台是一份基础职业,它对于我来说,更像是梦想的开始,虽说是采取了“迂回战术”吧,但对于我这样没什么路子的年轻人来说,不失为一个可行的方案,起码因为这份工作,我得到了学习的机会。

  毕业一年,我差不多已经可以不用在乎那些背后对我指指点点的老同学了,职业规划这种事,也不是一年两年就能见分晓的,不如过个五到十年我们再看,谁羡慕谁还不一定呢。

  我最近刚考下艺人经纪的从业资格证,但暂时还不打算辞去前台的工作,怎么说呢,一是觉得自己还没完全具备独当一面的能力(有点不那么自信......),另外公司前台的那些琐事也的确需要我,总不能刚过了河就拆桥吧哈哈,所以我宁愿让自己再辛苦一段时间。

  小公司,没有人事,面试是老板直接面试,一开始的时候只是觉得老板和蔼可亲,那时我刚到大城市,他给了我很多鼓励,告诉我不管从哪里来,在这里只要努力工作就能立足。

  我最开始觉得他对我有意思是某天下班,他突然和我说,要我陪他吃饭,我以为是需要陪他见客户或是什么商业上的合作伙伴,但转念一想,我又不是他秘书,陪吃饭这种事怎么会轮到一个刚招进来的前台?不过虽然心里有疑虑,但考虑到不能一开始就拒绝老板,所以在留了个心眼的情况下我还是答应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他说的“陪吃饭”,就真的只是陪他自己而已......他那天话挺多的,滔滔不绝地跟我说了很多关于职场和人生的大道理,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在跟什么家里的长辈吃饭,但难道每个公司里的新人都能得到老板的亲自指点吗?然而随着聊天的继续我心里的问号也一点点消失......他自顾自地在那喝酒,说着说着就把话题从职场和生活转到了自己的婚姻上,他说自己结婚早,年轻时候不懂事,稀里糊涂的,越过越发现对当时经人介绍认识的妻子没有感情......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脑海里浮现出无数之前看过的新闻报道,什么男主管骚扰女实习生之类的,虽然我坚称自己酒精过敏滴酒未沾,但还是很怕他喝多了之后乱来,不过我去之前留了个心眼嘛,提前在微信上跟我闺蜜说好九点的时候给我来个电话,那个电话像是我的救命稻草一般,我接起来的时候拿着手机的手都有一点颤抖,“哦你没带钥匙啊,好的,那我马上回去给你开门......“

  电话那头的闺蜜听到我的“答非所问”就知道情况不妙,因为之前给她发了吃饭的地址,她几乎是挂了电话就打了辆车过来,我到现在还记得自己从那家饭店跑出来的时候站在街边的那种无助感:一个出身普通又只有三本学历的女孩子,想在一线城市谋生,怎么那么艰难啊?

  到家后我又断断续续收到他发来的微信,他说自己后来又去喝闷酒了,说自己的这些心事无人倾诉,就只是想找个能说说话的人,又说羡慕那些没有那么早进入婚姻的人......这些语音都是闺蜜当时听完转述给我的,说只是一个中年男人半醉半醒状态下的苦水。

  但对于当时还没什么社会阅历的我来说,着实感到了害怕。第二天,他发了条文字消息过来,对自己前一晚的“胡言乱语”感到抱歉,我没回,也的确不知道要如何回复。

  缓过来之后我和身边的一些朋友说起这事,他们纷纷表示是我想多了,“如果他真的想要和你‘有什么‘,完全可以在你离职之后继续纠缠你啊,他就是把你当成一个临时的倾诉对象了吧。“

  但胆小如我,还是离开能让自己心安一点,毕竟,我不想成为别人口中破坏他人婚姻或者家庭的人,再说我也不觉得自己有“傍上老板”的姿色和手段,对于那个阶段的我来说,像正常人一样靠自己努力生活比什么都重要,“上位”这种事,自始至终都不存在于我的字典里。

本文链接:http://scrinzoom.com/qiantai/612.html